2022年5月12日星期四

“三退”是否真的能抹去“兽记”

       

        “三退”是你们在救人,是在救众生,是在救中国大陆的民众,[1]


        法轮功学员劝人三退(退党、退团、退队),说是抹去邪党给人打上的兽记,生命就得救了。有人不相信,觉得很玄。那么我们就探讨一下,看是不是确有其事。兽记,也称兽印,这个说法来源于《圣经.启示录》,说是魔鬼撒旦的标记,在末世大审判之时,身上带有兽记的人将被打入火湖地狱,永永远远。
 
        关于兽记的说法有两种,一种是表面肉身的,一种是灵魂层面的。表面肉身的兽记,据说是控制这个世界的邪恶精英(如世界经济论坛),计划给人类植入芯片,或在额头上印一个数码身份标记,这在现实中确实已经出现。而灵魂层面的兽记,是印在人的真正生命上的,也就是深层空间的身体上,法轮功学员所说的要抹去的兽记,就是属于这种的。

        那么这个兽记真的存在么?如果它在另外的空间,那么肉眼就看不见,科学仪器也探测不到,所以我们只能通过推理的方式来证明。我们从四个方面来论证:一,生命是否可以被打上印记;二,人的意识对生命本质的影响作用;三,向共产党宣誓是否会打上恶魔印记;四,印记是否可以被抹去。

一、生命确实可以被打上印记
        胎记是一个非常有力的证据。现代医学认为胎记是一种色素沉着,但有很多案例证明胎记来源于人的前世,比如有人出生时身上带印章、带字,字迹工工整整清清楚楚[参考] 也有人能记忆起自己的前世因受伤而死,这一世出生时,在身体相同部位便有一个同样形状大小的印记。也就是说,人表面身体上的印记,是可以转移到灵魂上的,而灵魂在转生时,又可以把这个印记从表面身体上再次显现出来。
 
        轮回转世在现实中的案例不计其数(如《坪阳再生人》)。比如两三岁的小孩,说自己前世是某某,他从未离开本地,却能说一口流利的外地方言,而且当父母真的带他去了那个地方,那里的人他全都认识,甚至他在前世的屋子中的哪个地方藏了什么东西都说出来、找出来。唐江山的案例就是这样,他的前世陈明道受刀、枪所伤致死,唐江山一出生时在腹部就有一个形似刀疤和中枪的胎记。
 
        人轮回时的中阴身(灵魂),也就是脱去肉体分子细胞后由更小一层粒子构成的身体,是体现在另外的空间。科学无法突破常人这个物质空间,所以证明不了这些。那么既然有轮回,就说明人的真正生命并不会因肉身死亡而消失,而且既然前世的印记可以通过灵魂带到今世,就说明人的真正生命确实可以被打上印记。

二、人的意识可在生命本质上留下印记
        水结晶实验证明,水可以读懂文字、看懂图案、听懂语言、甚至可以远隔千里感受到人的思想,并将它所获得的信息准确的表达出来,比如水表达“堕落”就是一个无底深渊。从根本上说,水表达的就是人的意识对事物本质的反映。结晶只是水呈现意识的方式,其实无论结晶与否,那个意识的特征都已经存在于水的本质中了。比如同样的两杯水,一杯用“爱”来祝福它,另一杯用“恨”来诅咒它,两杯水在表面上看不出任何区别,但它们的本质却截然不同。身体中有70%都是水,人的意识同样会在生命的本质上留下印记
 
三、向共产党宣誓会打上恶魔印记
        假如给水贴上“中共党员”、“共青团员”、或“少先队员”的标签,水结晶会是什么样呢?没人做过这样的试验,不过既然水表达的是人的意识对事物本质的反映,那么我们只要认清共产党的本质,就能推断出水结晶大概是什么形态。共产党起源于光照帮,从根本上说是起源于魔教。它的初创者,以及包括后来的一些代表人物,如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等都是撒旦信徒,而且《共产党宣言》开篇就说自己是一个幽灵(即魔鬼)。从现实看,整个共产运动的历史所充斥的都是暴力、谎言、贪腐、淫乱、杀戮.....可谓是一切邪恶的集大成者,这是魔鬼在人世间的具体行为表现。
 
        从这个基础上去推断,如果给水贴上“中共党员”、“共青团员”、或“少先队员”的标签,水结晶必然带有恶魔的形象,因为水表达的是共产党的本质嘛。那么当人加入共产党组织,宣誓把生命献给它就相当于把自己的灵魂交给了恶魔。就像水一样,如果不结晶,表面看不出任何变化,但那个特征已经储存在生命的本质中了,在另外空间的身体上表现形式就是一个印记。
        
四,印记是可被抹去的
        水结晶实验中,同样的水,先给它负面信息,结晶出来非常丑陋,然后再给它换上正面信息,结晶就变得美好圣洁,很难相信这是同样的水前后分别不同的结果。这说明,物质的内在特性是可以被改变、被逆转的,但必须得有一种新的信息介入,才抹去先前的印记。
        那么对人来说,生命被打上恶魔印记,是人的意识主动选择的结果(如递交申请、入党宣誓、思想汇报等),要想抹去这个印记,就必须得有一种新的意识替代,也就是解除毒誓,声明退出恶魔组织,与其断绝关系。在形式上就是“三退”,即退党、退团、退队。这个退,并不是形式上不交党费、或因年龄而自动退出,这个不起作用,为什么呢?因为没有自身意识的参与,没有源自生命本质上的重新选择,它就不会发生改变。就像水一样,给它贴上“恶魔”的标签,水就带有恶魔的性质了,你给它换个容器,或搁置多长时间,水的性质也不会因此而自动改变,照样还是恶魔。只有当新的意识介入,它的本质才会发生变化。而且,因为这牵涉生命的重大选择,所以态度必须郑重诚恳。李洪志先生在讲法中说:因为中国人从小学少先队开始,一直到团员、党员,你都在血旗面前宣过誓。宣过的誓可不是个简单的事,神认为那是发过的毒誓,所以中国人就必须得明确表示退出,否则不算数的。你说我思想中早退了,我也不交党费了。不行,那都不算数。人在无数天上众神的直视中在那个血旗面前向天发毒誓的时候,你是说把你的一生、把你的生命都献给邪党了。那话说出来了,发这么大的毒誓,你想敷衍了事?那是不行的。所以中国人要想走入下一步,那必须得采取公开的方式退党,得有行为的表示,没有行为的表示是不行的。[2]
 

        人一旦声明退出中共邪党,他就不再被中共邪党那些邪恶的因素和现有宇宙中没被正完法的那些个神管了,他就是属于表过态的生命了,这样的人他就属于未来了,由起正面作用的神管了。他剩下的生活、生命前程都从新改变。就在人真念一动的那一瞬间,一切都开始改变了[3]
         弟子:在大陆的人用化名退党后,中共又要加强党性学习,要求党员学习写笔记。用化名退党的人如果被迫参加学习,是否又被打上兽记?
           师:退了那就退了,他心里头是有数的,他一旦声明退了就有生命管他了。(鼓掌)[4]

注:

[1] 李洪志先生著作:《洛杉矶法会讲法》,2006

[2] 李洪志先生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2005

[3] 李洪志先生著作:《各地讲法十》<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2009

[4] 李洪志先生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2005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