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5月12日星期四

为什么说“讲真相”是在“救人”

      

        人们都看到法轮功被迫害、大法弟子在反迫害,其实反迫害是个表象,救人才是真相,揭露那个邪恶也是为了救人,因为中共邪党是反神的,也不叫人信神[1]


        大法弟子讲真相,说是为了“救人”。有人可能想了:法轮功被中共恶党迫害,讲真相反迫害可以理解,但这和救人有什么关系呢?比如在中国大陆,有学员在本身遭受迫害的情况下,如在监狱或劳教所给人讲真相,却被嘲笑:“你连自己都救不了,还说什么救别人!”
 
        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时,围观群众可能也是这样想的:他连自己都救不了,怎么能说救我们呢?所以说,今天人们不理解法轮功救人,和当初人们不理解耶稣救人,本质上是一样的,人们并不清楚神说的“救人”是指什么。其实,不管是基督耶稣救人,还是法轮功救人,都是救人心,通俗的话讲就是拯救人的灵魂。“灵魂”并不是一个哲学式的虚构概念,而是指人在另外不同层次空间中由更微观粒子构成的身体,[参考] 而那些身体正是人思想的来源,那才是人的实实在在的生命体,而不是表面的这身肉皮。

        李洪志先生讲道:救人救的是人的本质,本质就反映在人的思想、精神上,表面上并不一定太重要。如果一个人的思想精神上被毒害了、中毒了,那这个生命才是真的坏了。不是说这个人杀人放火了他就不能得救了,还不是这个意思。那只是表面人的行为,这个人说不定会改过,本质还没那么坏。[2]

        耶稣被钉在两名盗贼中间的十字架上。一名盗贼说:“你不是弥赛亚(即救世主)吗?为什么不救救你自己和我们呢?”这就是不理解“救人”二字涵义的典型例子。而另一名盗贼则真心忏悔,分得清善恶对错,结果耶稣承诺带他去自己的天国世界。去天国世界,当然是指人的灵魂,也就是人的真正生命的那个身体
        两个盗贼犯同样的罪,为什么耶稣却只救一个呢?可见神并不太看重人表面的罪,而更看重人思想上的罪。法轮功中讲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 [3] 」人思想的好坏,对应着另外空间中那个身体的好和坏。这在科学上也已经被证实了,比如同样的一杯水,不同的思想对映出不同的物质形态。人的思想是正直善良的,那个身体就是纯净美丽的;人的思想是邪恶仇恨的,那个身体就是肮脏丑陋的。纯净美丽的身体,当然就是上天国,而肮脏丑陋的身体,当然就是下地狱
 
        法轮功今天被迫害,和基督教当初被迫害,本质是一样的。历史在重演,只是换了种形式。就包括迫害本身,也都是神提前安排好的,比如耶稣来到世间之前,[参考] 就知道自己要被钉在十字架上。[参考] 神这样安排,有替人承担罪业的缘故,同时也是示范在魔难中救人。正如李洪志先生所讲:「 没有魔难中的正念正行,就没有他给世人留下的参照和威德。[4] 」「 这一切只不过是利用邪恶的表现,坚定大法与去掉修炼者的根本执著,从而使修炼者解脱常人与业力的束缚。[5] 」人的生命并不会真正的死亡(即元神不灭),耶稣舍去肉身,才能升上去见父,这是耶稣教导弟子放下对生死的执著,愿为真理而舍身,从而走向神(即获得圣灵的能力)的一个步骤
 
        很多大法弟子被迫害,被酷刑折磨,甚至失去生命,这和当初耶稣门徒被迫害折磨、失去生命,本质上有什么区别呢?只是常人无法理解修炼,不相信这是神的安排,只是站在人的观念来理解“救人”,从而被迫害的表象所迷惑,甚至听信谎言站在错误的一边。李洪志先生说:在这场迫害中啊,其实受害最深的是世人。[6] 」这就是为什么耶稣自己被钉在十字架上还为世人祷告:“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
 
        圣经中预言,末世时神会来救人,带人去天国世界。但救人是有选择标准的,否则就不会存在“大审判”了,就像那两个盗贼一样,一个能去天国,而另一个则不能去。但古往今来,人们并不知道这个审判具体将以什么形式进行,不少人还等着圣灵在天上大显呢。李洪志先生说:神只看人心[7] 」正如两个盗贼在一念之间,神已经对他们进行了审判,是人自己选择的结果。所以,今天正在进行的这场对正法、正信的迫害,很可能就是神安排的对人的考验,看人在大是大非、大善大恶面前如何选择。这就是大法弟子讲真相的原因。
 

        因为大法弟子在救度众生中,而且是在被迫害的很严重的情况下,已经充份利用着一切机会、不惜个人的安危在救度着众生中给人们讲了真相了,把这些事情告诉给了世人了,在救度你们。有的人不听,不听就是表了态了。有的人看了,却不退出,不退出也是表了态了。[8]
         一个生命走什么路后果自己负责,他们这些人走什么路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9]

注:

[1] 李洪志先生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2010

[2] 李洪志先生著作:《各地讲法十三》<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2015

[3] 李洪志先生著作:《转法轮》<第一讲>

[4] 李洪志先生著作:《各地讲法一》<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1996

[5] 李洪志先生著作:《精进要旨二》<强制改变不了人心>,2001

[6] 李洪志先生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2003

[7] 李洪志先生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1998

[8] 李洪志先生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2005

[9] 李洪志先生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2004

“三退”是否真的能抹去“兽记”

       

        “三退”是你们在救人,是在救众生,是在救中国大陆的民众,[1]


        法轮功学员劝人三退(退党、退团、退队),说是抹去邪党给人打上的兽记,生命就得救了。有人不相信,觉得很玄。那么我们就探讨一下,看是不是确有其事。兽记,也称兽印,这个说法来源于《圣经.启示录》,说是魔鬼撒旦的标记,在末世大审判之时,身上带有兽记的人将被打入火湖地狱,永永远远。
 
        关于兽记的说法有两种,一种是表面肉身的,一种是灵魂层面的。表面肉身的兽记,据说是控制这个世界的邪恶精英(如世界经济论坛),计划给人类植入芯片,或在额头上印一个数码身份标记,这在现实中确实已经出现。而灵魂层面的兽记,是印在人的真正生命上的,也就是深层空间的身体上,法轮功学员所说的要抹去的兽记,就是属于这种的。

        那么这个兽记真的存在么?如果它在另外的空间,那么肉眼就看不见,科学仪器也探测不到,所以我们只能通过推理的方式来证明。我们从四个方面来论证:一,生命是否可以被打上印记;二,人的意识对生命本质的影响作用;三,向共产党宣誓是否会打上恶魔印记;四,印记是否可以被抹去。

一、生命确实可以被打上印记
        胎记是一个非常有力的证据。现代医学认为胎记是一种色素沉着,但有很多案例证明胎记来源于人的前世,比如有人出生时身上带印章、带字,字迹工工整整清清楚楚[参考] 也有人能记忆起自己的前世因受伤而死,这一世出生时,在身体相同部位便有一个同样形状大小的印记。也就是说,人表面身体上的印记,是可以转移到灵魂上的,而灵魂在转生时,又可以把这个印记从表面身体上再次显现出来。
 
        轮回转世在现实中的案例不计其数(可参考《坪阳再生人》)。比如两三岁的小孩,说自己前世是某某,他从未离开本地,却能说一口流利的外地方言,而且当父母真的带他去了那个地方,那里的人他全都认识,甚至他在前世的屋子中的哪个地方藏了什么东西都说出来、找出来。人轮回时的中阴身(灵魂),也就是脱去肉体分子细胞后由更小一层粒子构成的身体,是体现在另外的空间。科学无法突破常人这个物质空间,所以证明不了这些。
        既然有轮回,就说明人的真正生命并不会因肉身死亡而消失,而且既然前世的印记可以通过灵魂带到今世,就说明人的真正生命确实可以被打上印记。

二、人的意识可在生命本质上留下印记
        水结晶实验证明,水可以读懂文字、看懂图案、听懂语言、甚至可以远隔千里感受到人的思想,并将它所获得的信息准确的表达出来,比如水表达“堕落”就是一个无底深渊。从根本上说,水表达的就是人的意识对事物本质的反映。结晶只是水呈现意识的方式,其实无论结晶与否,那个意识的特征都已经存在于水的本质中了。比如同样的两杯水,一杯用“爱”来祝福它,另一杯用“恨”来诅咒它,两杯水在表面上看不出任何区别,但它们的本质却截然不同。身体中有70%都是水,人的意识同样会在生命的本质上留下印记
 
三、向共产党宣誓会打上恶魔印记
        假如给水贴上“中共党员”、“共青团员”、或“少先队员”的标签,水结晶会是什么样呢?没人做过这样的试验,不过既然水表达的是人的意识对事物本质的反映,那么我们只要认清共产党的本质,就能推断出水结晶大概是什么形态。共产党起源于光照帮,从根本上说是起源于魔教。它的初创者,以及包括后来的一些代表人物,如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等都是撒旦信徒,而且《共产党宣言》开篇就说自己是一个幽灵(即魔鬼)。从现实看,整个共产运动的历史所充斥的都是暴力、谎言、贪腐、淫乱、杀戮.....可谓是一切邪恶的集大成者,这是魔鬼在人世间的具体行为表现。
 
        从这个基础上去推断,如果给水贴上“中共党员”、“共青团员”、或“少先队员”的标签,水结晶必然带有恶魔的形象,因为水表达的是共产党的本质嘛。那么当人加入共产党组织,宣誓把生命献给它就相当于把自己的灵魂交给了恶魔。就像水一样,如果不结晶,表面看不出任何变化,但那个特征已经储存在生命的本质中了,在另外空间的身体上表现形式就是一个印记。
        
四,印记是可被抹去的
        水结晶实验中,同样的水,先给它负面信息,结晶出来非常丑陋,然后再给它换上正面信息,结晶就变得美好圣洁,很难相信这是同样的水前后分别不同的结果。这说明,物质的内在特性是可以被改变、被逆转的,但必须得有一种新的信息介入,才抹去先前的印记。
        那么对人来说,生命被打上恶魔印记,是人的意识主动接受的结果,要想抹去这个印记,就必须得有一种新的意识替代,也就是解除毒誓,声明退出恶魔组织,与其断绝关系。在形式上就是“三退”,即退党、退团、退队。这个退,并不是形式上不交党费、或因年龄而自动退出,这个不起作用,为什么呢?因为没有自身意识的参与,没有发自内心的善恶选择。就像水一样,给它贴上“恶魔”的标签,水就带有恶魔的性质了,你给它换个容器,或搁置多长时间,水的性质也不会因此而改变,照样还是恶魔。只有当新的意识介入,它的本质才会发生变化。而且,因为这牵涉生命的重大选择,所以态度必须郑重诚恳。李洪志先生在讲法中说:因为中国人从小学少先队开始,一直到团员、党员,你都在血旗面前宣过誓。宣过的誓可不是个简单的事,神认为那是发过的毒誓,所以中国人就必须得明确表示退出,否则不算数的。你说我思想中早退了,我也不交党费了。不行,那都不算数。人在无数天上众神的直视中在那个血旗面前向天发毒誓的时候,你是说把你的一生、把你的生命都献给邪党了。那话说出来了,发这么大的毒誓,你想敷衍了事?那是不行的。所以中国人要想走入下一步,那必须得采取公开的方式退党,得有行为的表示,没有行为的表示是不行的。[2]
 

        人一旦声明退出中共邪党,他就不再被中共邪党那些邪恶的因素和现有宇宙中没被正完法的那些个神管了,他就是属于表过态的生命了,这样的人他就属于未来了,由起正面作用的神管了。他剩下的生活、生命前程都从新改变。就在人真念一动的那一瞬间,一切都开始改变了[3]
         弟子:在大陆的人用化名退党后,中共又要加强党性学习,要求党员学习写笔记。用化名退党的人如果被迫参加学习,是否又被打上兽记?
           师:退了那就退了,他心里头是有数的,他一旦声明退了就有生命管他了。(鼓掌)[4]

注:

[1] 李洪志先生著作:《洛杉矶法会讲法》,2006

[2] 李洪志先生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2005

[3] 李洪志先生著作:《各地讲法十》<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2009

[4] 李洪志先生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2005